分類: Yu主播精選文章

痛苦的人vs.快樂的豬

我心中的作家,尤其是長篇小說家,其實是非常令人尊敬的存在,他們心中建構的長篇故事可能對人性有深層的同情跟理解,可以從意識最深處挖出一些難以名狀的東西,再浮上表層用文字闡述出來,這中間包含了嚴謹的結構與大器的構圖。

(待產心情)我的忘年之交

有一天妳會發現,妳喜歡流浪但沒機會去西藏,冰箱裡有滷肉但是沒有飯,一個很好朋友突然翻臉,深愛的人永遠離開,認真做的東西沒人喜歡,熬夜唸書還是考不上,想共度一生的男友從來沒有錢,妳又會發現米粉裡面其實沒有米,龜苓膏裡面沒有烏龜,妳以為的通常從來不是通常,撒嬌不行,生氣沒用,憤怒徒勞。

(辛小姐專欄) 有本事的男人不兇女生

娶到一個怎樣的太太,代表的是你的品味,娶到好妻旺家旺夫,惡妻則衰三代,每個家庭當中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女人,而當你粗暴對待女生,絕對娶不到一個好太太。就算她本來可能是,也會因為各種理由離開你。

(婚姻生活) 夫妻相處雜感

你若包容一個人的最壞,就值得擁有她的最好。把自己縮小一點,另一半的輪廓才可能更清楚,人把自己放得太大總是不好的,那會是阻礙自己看清楚世界的緊箍咒。扣掉0.5之後的我,或許才是一個更值得被你愛的人。

(辛小姐專欄) 不要跟最愛的人結婚,而是最適合的人

要死要活的最愛,是顆浮動的游標,如果妳本身沒有一個錨,最愛過誰不過都是一場水中夢。感謝那些「最愛」過的人,他們讓妳變得更宏觀,雖然你們並不那麼適合,沒有一起變老的緣分,雖然你們已經變成彼此口中不能叫出名字的佛地魔、午夜夢迴才會見面的陌生人。可是人生中多麼慶幸有過他,就算結局多難堪,這些許許多多的最愛就像拼圖,最後拼成了壯麗的自我。而妳終於能分辨什麼是「最愛」,什麼是「適合」

(待產日記) 消失的媽媽vs道德綁架

我發現身為媽的人都有一個特色-『把小孩喜歡的東西擺前面,把自己的犧牲視為理所當然。』這是華人世界的陋習,母親這角色在育兒的過程中,讓自己身為女人的獨立性消失了,這樣無止境的壓榨母親,也造成更多孩子長大後不能對自己負責,母親潛意識中也會有「我為你犧牲了這麼多」而對孩子有更深期待,以及道德綁架。

(辛小姐專欄) 如果婚姻是墳墓,我們更該去旅行。

我不敢說婚姻到底是不是墳墓,可我知道,生活就是一個從出生便開始就走向墳墓的過程。兩人就算當年愛得再猛烈,廚房的煙火油膩可能模糊了她的容顏,兩人聊天的內容從天南地北的夢想與哲思,變成討論帳單小孩與咒罵上司。但你們放鬆下來,可以回憶一下過去的美好時光,曾經有過的夢想,那些久違的甜蜜,會重新爬上心頭。

(辛小姐專欄) 補補補,越補越沒出息

那些考試最優秀的人才,出了社會也不見得是最優秀的人。不走創意,害怕犯錯,只會解題,活在框架,不懂獨立思考,有太多的因素也是因為我們成長過程中,為了升學而被迫訓練有素的當奴。很多明星學生離開學校後就黯然失色,人生本來就不只有考試。